聚落歷史變遷

 

一、Iranmeylek—天神的女兒

Iranmelek-依然美樂(東清村)意指天神的女兒下凡,傳言天神曾經將女兒下凡給東清的男性的一個口傳歷史事件,因而前人將此聚落稱為(Iranmeylek-天神的女兒)。

而相傳Iranmeylek-依然美樂(東清村)始祖來源是一個活石(Lalitan),突然從天上落下來,墜落在現在老鷹山上,活石裂開,有一個小孩子在石頭堶情A這個小孩即東清村的始祖。

二、Iranmeylek—聚落形成/事件

傳說Iranmeylek部落原居地是在一個為Aly like ya duji pijange的地方,上述IIranmeylek始祖的居住地,後因原居地因人口逐漸繁殖而不夠住,導致Iranmeylek有了第一次遷徙,走到原部落不遠的廣大腹地,在那定居下來,而稱此部落為du ji minily。人口持續增加,不得巳有了第二次遷徙,將第二次遷徙的地點稱做du ji nanis ,一、二次遷移的路徑都是在現在老鷹山附近。

du ji nanis定居不久,部落裡不知什麼原因,每個家庭小孩一直不停不停的哭,無以名狀的恐懼使每個家長決定離開此地。第三次遷到了du makavat,即現在Iranmeylek部落後側山上。

第四次遷徙相傳係因洪水來襲緣故而遷移至du zako(鷹鼠捕魚傳說地)地方,即目前部落左側的乳頭山(siradoygang家族第六代祖先即在此居住)。口傳此地因山風強勁,又因腹地太小,於是又往乳頭上山下遷移。

第五次遷徙地點稱為du kasopo,傳說當時居民性情野蠻,不畏天神,致天神怒降山崩災害,活埋居民。第六次遷徒地稱做du jiminily(沿用第一次遷徒的名字),即現在Iranmeylek舊班哨附近,最後一次的徒到了目前的Iranmeylek部落位置,此地稱為du jly

在長程的遷徒過程中,發展出了一些對不適人居地點的禁忌說法與特殊使用地。而現有的部落耆老對於特殊的地景,依然呈現相當的重視,在土地的利用上還呈現著芋種禁忌的執著。例如,一九九五年夏季蘭嶼遭到颶風的侵襲,強風將海水刮上部落的上空,造成損害及居民的惶恐。事後部落耆老在公共道路針對該事件提出看法及批評,指摘那些在口傳(部地點開發的人,觸犯禁忌造成大家的恐慌。

三、日本時代的Iranmelek部落

一八九五年日本探險人將Iranmelek部落取了一個日本名字(清水村),台東廳在一八九八年六月八日至二十五,特別組織一個調查團,共有十四天的調查,在其覆命書裡記記載了本部落這項命名的紀錄,這可以說是外來的力量管轄Iranmelek的發端。

日領時期,選擇在Iranmelek設置蕃童教育所及警察分駐所,直接的政治、教育力量進入部落。在日人將蘭嶼限制發展,全島做為人類學研究的隔離政策下,Iranmelek的居民相對於蘭嶼其他部落,除了鄉治所地紅頭部落外,與外在世界的接觸,在日本時代巳經全面的展開。

四、一九四五年後的Iranmelek部落

蘭嶼自台灣光復後,隸屬台東縣,一九四六年五月劃為山地鄉,六月一日設置鄉公所於紅頭村,下轄紅頭、東清二村,東清村有東清、野銀、朗島三社,而後蘭嶼鄉行政劃分又劃分成四個村,東清村包含東清、野銀二部落。

民國七十年,推行台灣省山胞生活改進之政策,對於蘭嶼或Iranmelek部落而言,改進山胞生活的政策影響深遠,引起大家爭論的拆除傳統屋改建國宅政策,便是在這個政策脈絡下產生的。

註:傳説故事參照(雅美族漁人社的始祖傳説)-劉斌雄

部落遷徙口傳歷史採集:謝來光